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只需静好

我是一名活了两千多年的古董店老板。

我这两千多年里,看过太多分分合合。

但我依然,寻找着,那个曾经叫着我“毕之”的人。

1.

我从努力让他摆脱活不过十二岁的命运,到默默看着他活不过十二岁。

已是累了。

所幸,在他成了夏泽兰时,让陆子冈雕琢了一长命锁,戴着至少能让他活到二十四岁。

我已满足。

2.

他这世,是名医生。

医生的性子和他太不像,他总是温文儒雅的。

医生则更像是咋咋呼呼的猫儿。

不过,也为我这,增添了生气。

我的生活就是每天把店里的古董都擦拭一遍,然后,泡上一壶茶,静静等待着那个有缘的人。

不过,现在变了,变热闹了。

医生下班来我这的路上,会打包两份饭食,...

©越过沧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