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只需静好

我是一名活了两千多年的古董店老板。

我这两千多年里,看过太多分分合合。

但我依然,寻找着,那个曾经叫着我“毕之”的人。

1.

我从努力让他摆脱活不过十二岁的命运,到默默看着他活不过十二岁。

已是累了。

所幸,在他成了夏泽兰时,让陆子冈雕琢了一长命锁,戴着至少能让他活到二十四岁。

我已满足。

2.

他这世,是名医生。

医生的性子和他太不像,他总是温文儒雅的。

医生则更像是咋咋呼呼的猫儿。

不过,也为我这,增添了生气。

我的生活就是每天把店里的古董都擦拭一遍,然后,泡上一壶茶,静静等待着那个有缘的人。

不过,现在变了,变热闹了。

医生下班来我这的路上,会打包两份饭食,边吃饭边和我说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有时说得急了,还会不自主地挥舞双手。

他似乎总有用不完的精力,给人的感觉是像太阳一样。

愈发想让他活下来,并且随着和他的相处,这感觉越来越强烈。

3.

我已经把医生,和他,分开认成两个人了。

医生是医生,他是他。

他们是不一样的。

4.

那日,我同医生说完厌胜的故事后,看着医生的侧脸。

我又何尝不是沉浸在过去中。

我似乎,动摇了我的本心。

从什么时候开始,想看着他活着到死去,变成了想让医生平安的活着,直到老去。

5.

但现实,却意外的很。

医生的长命锁,碎了。

我拉上医生去找老朋友。

看着医生似乎一点都没在意的样子,还在屋子里对着家具暗自咂舌。

真是......

想起自己很多年没被气到过,顿觉医生也是有本事。

6.

我只需让你们知晓,我们平安回来了。

那就好。

扶苏......我也该,放下这两千多年的执念了。

7.

长命锁与赤龙服的事就算翻过去了。

看着身旁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医生,吃煎饺吃得满嘴都是的样子。

感觉这样也不错。

医生用纸巾擦了擦嘴上的油渍,说我与他也是共患难过,能不能告诉他关于他的事。

我知道,他指谁。

慢慢拿起茶杯,微抿一口。

看医生一脸闪躲,不敢看自己的样子。

勾起嘴角,缓声道。

“那就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完——

第一次写哑舍,努力不ooc心中的哑舍。

评论(4)
热度(28)
©越过沧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