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月光 【上】

双性转


1.

我是一棵长了很久的树,至于多久,我没算。

毕竟谁会整天吃饱没事干算自己又老了多少岁呢。

我渐渐进入沉睡,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连个有灵智的生灵都没有,太无趣了。


2.     

待我睡醒后,睁眼看到的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围着我的东西外面,熙熙攘攘的,多了些竖着走路的家伙。

阿越是我所在这屋子的小主人。

阿越从小就喜欢爬到我身上,坐在枝干上,乖乖地坐着。

我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爬上来。

我忍不住,开口问她。

只是我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直接从我身上跌到地上,我第一次看她哭,也是第一次觉得小孩子哭起来很可怕。

趁着周围没人的空档,我使足了劲,把枝叶上的花纷纷扬扬的洒了一地。见她总算止住了哭声后,微微松了口气。

她也没跟我客气,只喊下多些,再多些。就边“咻咻”的吸鼻涕边撒着花玩。

慢慢的,阿越长大了,就没再喊着我再落花给她玩了。看着现在这个干什么都一副大人样子的阿越,我还是比较喜欢小时候的她。

   

3.

不过,现在大人样子的她,也不讨厌。

阿越说,围着我的东西叫墙。

阿越说,竖着走路的家伙叫人。

阿越说,我不可以随意在其他人面前说话。

阿越说,我要懂得人心难测。

......

阿越说,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她。

阿越懂得好多,所以我对她的话,还是非常相信的。

除了最后一点。


4.

阿越不用去学堂的时候,喜欢藏在我的枝干上,手交叠着放头后面,斜躺着在上面睡一觉。

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时候,因为我能光明正大地看她。

阿越长得很好看,比街上任何一个人都好看。用她教过我的诗句中,也找不到能形容她风采的诗词。

阳光透过我的枝叶,被分割得支离破碎,一点一点投到她脸上。

真好看啊,我能从她的眼睛里看见自己。

......嗯,又被发现了。

她也不害羞,朝我大大方方地扬起了笑,嘴角两边的梨涡,好像转起来了一样,看得我快要陷进去。


5.

最近都不见阿越,好像,从上次我在夜里悄悄化形后,她就没来了。

我走向不远处的荷花池旁,看着倒映在池水里的自己。

用手左右摸了摸,挺像人的呀。


然而码不下去了好困,各位晚安!!!

后面脑洞接不接得上也不知道_(:зゝ∠)_


评论
热度(11)
©越过沧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