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无欺

首发白熊,转存在lof。两个都是我XD


不一定有后续,殴打请轻拍x



文笔见谅



“张显宗……我牙疼”岳绮罗拂过脸颊,看着远处的身躯被火烧得不见原貌,晃动的火焰中张显宗就这样没了。想到这里,岳绮罗不禁留下一滴泪。画面却突然扭曲起来,黑暗铺天盖地蔓延而至,岳绮罗动弹不得,一段段记忆快速闪过,里面全是她……还有张显宗。最后一片混沌中,只听见她的尖叫还有一片漆黑。

“……”岳绮罗睁眼发现周身漆黑,只有一两点星光倒影在水面。她不耐地拍打水面,惊起一圈圈水花,水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有些突兀,唯一的光亮在水的晃动中若隐若现。岳绮罗感觉到什么,借着唯一的那点光,看到自己眼珠子上出现的红点,慌张闭上双眼,不愿再多看一眼。而黑夜往往是最容易想起故人旧事的时候,岳绮罗也不例外。

岳绮罗不止一次梦到张显宗,那个傻小子,明知道她不爱他,却一次次对她那么好,好到……甘愿为她去死,这世上恐怕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人,一心一意地对她好了。岳绮罗每每回想起张显宗最后那句话“走!”和那个眼神,心像细针扎过,痛痒难忍,如果还能再来一次,她或许会好好对张显宗,可惜……自他死后,都不会再有张显宗。

岳绮罗闭眼后,双耳更加灵敏,除了水花的声音,这里静得像以前被封印在棺材里一样。毫无生气,寂静无人。以前或许倒无所谓,从来一人独来独往。可是体会到温暖之后,她怎甘心就此这样,又怎甘心他落得这般凄惨。“……他也不该这样……”

岳绮罗独自呢喃,细细密密的声音在空旷地下回荡,如上古神邸的诅咒,随着怪异的旋律,一点点包裹岳绮罗的身躯,岳绮罗身上的衣服被看不见的刀刃划过,她继续哼着调子,脸上,手上……都是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容貌,身段,这些她都不在乎了,没有了张显宗,这些又给谁看呢?“张显宗……我会找到你的……”尘埃散去,一片寂静,又将迎来另一个黎明。

“绮罗!”张显宗猛地起身,睁眼濒死般大口喘着气,“绮罗……岳绮罗……是谁?”他曾在梦里见过那名叫岳绮罗的女子,他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每次看到她,总会忍不住笑,总想保护她,想着法儿对她好。可他明明没见过她……力道越来越重,被子被他攥得死死的,“你究竟是谁……”张显宗闭眼,低声问道。

“嘿!我的张副官你可醒啦!啧啧你跟着老子混了那么久,这酒量可不行啊。改天我得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千杯不醉!”人未到声先至,张显宗抬眼就见房门被人一把推开,突来的光使得张显宗不由眯起了眼,来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拍了拍他胸口,力道十足。张显宗迷糊点头应了几声,“瞧你那熊样,算了今日就不碍你了,你好好休息吧。”顺手就扶着张显宗躺了下去,还顺便掖了掖被角。看着顾玄武的举动,张显宗有些疑惑,眼神闪烁几番,最终什么也没说。

“岳……绮罗……?”顾玄武走出房门后轻声呢喃,抬眼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眼神微沉。转头又是一副“我是老子我最拽”的模样,边走边吆喝,“来来来,兄弟们尽管吃,今日张显宗那小子被你们给喝倒了,还有我呢!继续!”

张显宗本来只想装装样子,奈何抵不过酒劲,还是老老实实地睡了过去。这次他睡得并不踏实,他又梦到她了,不过这次不再是一闪而过的画面,这次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她黑发披肩,红衣裹身,衬得小脸愈发娇俏,安静坐在榻上,而他居然帮她包扎疗伤,张显宗看着两人神色,自嘲一笑,没想到自己也有栽倒的一天。那岳绮罗神情冷漠,而自己却一脸深情,分明一出郎有情妾无意的戏码。不知二人说了什么,女子神情有些微妙,却一语不发。

正想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身体却疼痛无比,好似有什么将他生生撕裂开来,张显宗裹着被子蜷缩成一团,咬牙死死抵着,还是忍不住痛呼出声,不知过了多久,他满身冷汗,模糊间看见有个女子,穿着红衣,热艳如火,他已没有多余的力气质问她,在半梦半醒间再次昏死过去。

评论
热度(24)
©越过沧海
Powered by LOFTER